历史上司马错灭巴蜀

发布时间 2019-03-10

秦国接到巴、蜀两国的告急文书后,即时在朝廷进行了探讨。当时在位的秦惠王很想出兵伐蜀,又觉得蜀国山高路远,行程艰难,韩国也恰在此时出兵进攻秦国的东界,因而毫不犹豫。大臣们也看法不一。大将司马错请求乘机出兵伐蜀。丞相张仪却动摇反对。秦惠王让他们发表各自的见解。张仪说:“如果咱们亲切魏国,跟楚国交好,而后兵进三川(指伊水、洛水跟黄河交汇地区,即今河南洛阳地区),进攻新城( 在今河南洛阳市南)、宜阳(今河南宜阳西),兵临二周之郊,占领九鼎,按天下之图籍,挟周天子以令于天下,天下莫敢不听,此霸王之业也。”

直至战国中期,巴国还比较富强,还曾和蜀国联兵伐楚。此后却逐渐衰弱,放弃了长期作为其政治、经济中心的江州而向北退居到阆中。蜀国的势力向东发展,与巴国连年交战。在此之前,蜀王将其弟封于汉中,号日苴侯。苴侯和巴王交好。蜀王攻巴,因怒而攻苴侯。抵敌不住,便逃奔到巴。巴向秦国求救。蜀也派人到秦国请求出兵帮助。这一年, 是周慎靓王五年(前316 年)。

蜀国的历史比巴更为久长。甲骨文中有商王征调蜀之“射人”的文字,周武王伐纣时,蜀是出兵助战的西南八个部族之一。在战国以前,除《尚书,牧誓》外,中国史书中不任何有关蜀的记载。到战国时代,蜀国逐步强大,出兵向北攻取南郑(今陕西汉中),向东攻伐兹方(今湖北松滋县),竟然和秦、楚这样的强国作战。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载,战国时代的蜀王杜宇“自以为功德高诸王,乃以褒斜(即褒斜道,在今陕西南郊)为前门,熊耳、灵耳、灵关为后户,玉垒、峨眉为城郭、江、潜、绵、洛为池泽,以汶山为畜牧,南中为园苑”,说明这时蜀已操纵了川西平原。从近年在四川地区出土的巴、蜀青铜器和其余遗物来看,巴、蜀的文明已相当发达,其文字、形制等都独具地方特色。

今天我国的四川省,在远古时期曾经产生过与中原文明有着差异的、相对独破的古代文化,特别是今川西的成都平原带是古代著名的蜀国所在地。而今天的重庆及其附近地域,则是巴国所在地。

巴国原是周王朝在南土的封国,国君为姬姓,属周王室的分支。但巴国的公民被称为南蛮,因此他们与国君可能不属于同民族。有关年龄战国时代巴国的历史,史书并无任何正式的记载。巴国的旧壤在汉代的巴郡、南郡(今湖北省的荆门、江陵等地以西地区)。因为巴国凑近楚国,在有关楚国的记载中,才附带地叙及巴国的叛服。从当时的记录咱们可能知道,巴国在年纪时沦为楚国的附庸。它叛楚后,对楚用兵的那处在今湖北荆门县,当初今襄阳。战国当前,在楚国的逼迫下,巴国沿长江逐新向四川盆地退却,先退据押关(今重庆市奉节县),再向上游退至长江支流嘉陵江流域,先都平都(今重庆市丰都县),后义都江州(今重庆市)。到秦国向南进军时,巴国北上而定居在国中( 今四川阆中)。